再会潘德夫——下山的神北马其顿足球场上的亚历山大大帝

当主裁判吹响北马其顿与荷兰队比赛的终场哨时,北马其顿足球的一个时代结束了。

0比3的比分不怎么好看,三战全败的战绩也着实谈不上体面,但对潘德夫和他的队友们而言,他们已经做了所有自己能做的事情,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2001年6月,17岁的潘德夫首次披上国家队战袍为国效力。那时候,这个全国面积只比长春市大出0.37万平方公里、总人口只有208万的国家,还在为了“马其顿”这个国名跟希腊人撕X。

二十年光阴逝去,如今,这个国家已经正式更名为北马其顿共和国,而潘德夫,则已然成为了这个国家在足球运动上的门面。

如果说,亚历山大大帝这位在血脉和民族上跟现代的北马其顿斯拉夫人后裔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一代雄主,是这个身处巴尔干半岛内陆地区的南欧小国在历史上最值得骄傲的民族英雄。那么如今,为国征战二十载,出战122场比赛打入38粒进球的潘德夫,就是这个国家在足球场上的亚历山大大帝。

亚历山大大帝16岁时开始代父统治马其顿帝国,20岁时平定宫廷内乱击败各路反对势力,21岁统一希腊,22岁起兵东征一路打到印度。在那个时代,他就是马其顿的神,欧洲的王。

而潘德夫,17岁那年签下了人生中第一份职业球员合同,18岁加盟国米后蛰伏两年半,2004年1月,21岁的他作为斯坦科维奇转会国米的一部分来到罗马,披上蓝鹰拉齐奥的战袍,就此开始了他威震亚平宁半岛的岁月。

虽然在北马其顿和意大利之外的地区,这个被中国球迷称为“功夫熊猫”的北马其顿头号球星并没有太高的知名度,但在意甲,他的名号,毫不逊色于威震逍遥津的张文远,都是能使小儿止啼的狠角色。

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认识潘德夫的呢?相信绝大多数球迷第一次记住潘德夫这个名字,都是在那场尤文图斯和拉齐奥之间进行的意甲比赛之后。

彼时,他作为添头被国际米兰送到拉齐奥,却依然没能得到主教练的信任。缺乏出场时间的窘境似乎预示着他将步前辈潘采夫的后尘,成为又一个彻底迷失在意甲的北马其顿天才。

相比于后者,潘德夫更有耐心,更加坚韧,最重要的是,他更擅长大场面。他需要的,只是一个展示自己的机会。

那是对阵尤文图斯的比赛。彼时,尤文图斯拥有着一条堪称豪华的后卫线,斑马军团的两名首发中后卫卡纳瓦罗和图拉姆都是当之无愧的世界最佳。

没有比这样的组合更适合让一名天才攻击手在一夜之间家喻户晓了。那是一粒光是用文字陈述,就足以令人心潮澎湃的进球。

老胡不想赘述潘德夫的这个进球有多精彩,也不打算详细介绍他的每个动作。我只打算告诉各位,那名在防守中仿佛木桩的黑人后卫叫图拉姆,1998年法国国家队主力中卫;被他晃倒的那个小个子白人后卫叫卡纳瓦罗,后来,他成了意大利男足功勋队长、世界足球先生;被他打穿远角的那个门将,叫布冯,在那个时期,他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门将。

对个人表演一贯嗤之以鼻,痴迷团队协作的卡佩罗,都不得不捏着鼻子承认,这是一个伟大的进球。

在拉齐奥,潘德夫迎来了爆发。在拥有了潘德夫之后,拉齐奥的攻击线完成了拼图游戏,展现出强大的攻击火力。他们不但在意甲令人闻风丧胆,在欧冠联赛上同样大放异彩。潘德夫、罗基携手,让当时内外交困的拉齐奥,熬过了最艰难的岁月。

其实,无论是在拉齐奥、国米、那不勒斯还是热那亚,甚至是早年间在北马其顿国内效力的短暂岁月里,潘德夫都称不上是高效射手。2007/08赛季在拉齐奥打入14粒进球,已经是他职业生涯单赛季进球数据的巅峰了。

2011年3月,随国米征战欧冠联赛的潘德夫在最后时刻马拉多纳附体打入绝杀进球,帮助国米惊险逆转。赛后,时任国米主帅莱昂纳多高呼“他完成了一个马拉多纳般的进球”,“我已经死了!”

今年4月世界杯欧洲区预选赛的小组赛中,北马其顿客场2比1击败德国的比赛中,帮助北马其顿打入第一个进球的,也是潘德夫。

欧洲杯小组赛首轮,当奥地利人在第17分钟由莱纳率先打破僵局之后,率领北马其顿发起反击,抓住机会扳平比分的,又是潘德夫。

也难怪黄健翔老师在解说北马其顿与乌克兰队的比赛时,颇感慨的说了一句,“潘德夫不用年轻十岁,也就年轻五岁就是这届欧洲杯的超巨。”

如果说球场内的潘德夫是个名副其实的“狠人”,那么球场外,他就是比狠人更狠一点的“狼人”。

他的血管里流淌着斯拉夫人后裔的血液,这让他在二十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始终保持着强硬的态度,无论是场内还是场外。

球场上的潘德夫对对手心狠手辣,球场外的潘德夫也从来不是善茬——用如今说唱圈那个被用到烂大街的词来形容,就是潘德夫从始至终都“Keep it real”。

所以,当初在拉齐奥声名鹊起时,别的队伍出手挖他,他都选择了拒绝,但在拉齐奥老板洛蒂托拒绝了他的加薪要求之后,在明白了自己在这个吝啬鬼眼里不过是只能下金蛋的鸡之后,在被告知“要么继续踢球,要么就上看台之后”,潘德夫果断选择了刚到底。

你让我上看台?那我就上看台。你让我停训?那我就停训。你让我踢不了比赛不给我发工资?随便你,咱们法庭见。

折腾了半年,潘德夫跟拉齐奥对簿公堂,最终法庭判定被弃用、欠薪并雪藏的潘德夫恢复自由身。此时,穆里尼奥一通电话打来,北马其顿男足的王,重回梅阿查。

潘德夫和穆里尼奥之间的交情,毋庸置疑。在潘德夫看来,穆里尼奥对自己表现出了充分的尊重。君以国士待我,我便以国士报之。

在国米,潘德夫的进球依然谈不上多,但作为前场多面手,他却是穆里尼奥战术体系里不能被替代的存在。

在国米,潘德夫迎来了他俱乐部生涯最伟大的时刻。在穆里尼奥的率领下,那支国米所向披靡,以三冠王之姿君临欧罗巴大陆。

2013年3月,穆里尼奥公开DISS国际足联金球奖在评选过程中存在舞弊现象,面对狂人的指控,国际足联当然是不会承认的。他们不但否认舞弊现象的存在,甚至还反过来指责穆里尼奥的说法离谱,双方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

关键时刻,作为北马其顿队长的潘德夫站了出来。“年度最佳教练,我选的是穆里尼奥。现在,我能确信的一点就是计票的过程中肯定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按照国际足联公布的最终投票结果,我的选择变成了博斯克。”

最后,一个不敢得罪国际足联,又不敢招惹潘德夫不开心的倒霉蛋横空出世,结束了这个话题。

他们发布公告称,潘德夫确实是投票给了穆里尼奥,但是北马其顿足协自己犯二,出现了“技术错误”,结果就引发了这么一场罗生门。

之前,北马其顿国家队经历附加赛,最终历史首次进军欧洲杯正赛,全国上下一片欢腾。然而面对镜头,潘德夫却恶狠狠地甩出了一句话:“虽然我们晋级了欧洲杯,但在我的印象里,足协主席和他的喽啰们,对我们的成就并不高兴。”

这位足协主席治下的北马其顿足协,也确实奇葩。放眼全球,能跟中国足协在声名狼藉上一较高下的足球协会,其实不算很多。在欧洲,这样的足协就更是凤毛麟角了,但北马其顿足协确实做到了。

这个足协堪称国际足联和欧足联顶级狗腿子,除了苛责国家队、祸害本国联赛和压榨球员利益之外,赛迪尼领导的北马其顿足协基本啥正事儿都没干过。

当然了,在北马其顿足坛这一亩三分地,没人能撼动潘德夫的地位。毕竟,这是一个靠一己之力,在六年时间里让北马其顿从世界排名第162位飙升至第62位的超级大佬,足协不被他拿捏而只是被他时不时喷两句,已经算是很幸福了。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h-tk.com/,北马其顿队

有兴趣的老铁可以通过搜索引擎查找一家北马其顿本土俱乐部,名为Akademija Pandev,这支球队队名中出现的潘德夫,就是咱们今天的主角潘德夫。

这支球队,就是潘德夫2010年前后在自己的家乡成立的名为“潘德夫学院”的球队。

显然,这位暴躁老哥虽然因为跟足协关系不佳,一度打算退出国家队,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人家不愿意继续帮助自己祖国的足球事业了。

这支球队也没有让潘德夫失望。早在2017年,潘德夫学院队就已经杀入了北马其顿的顶级联赛。19/20赛季,他们还打入了欧罗巴联赛的资格赛。

本届欧洲杯上北马其顿国家队的26人大名单中,身披23号球衣的拉德斯基,正是出自这家俱乐部。

也难怪二十年前力排众议把潘德夫招入国家队的卡纳特拉洛夫斯基会说“北马其顿当年对潘德夫的投资,现在潘德夫全部还给了北马其顿”了。

虽然从始至终,在北马其顿足协眼中,潘德夫都是他们得罪不起的大佬,但其实潘德夫对北马其顿足球的爱与忠诚,是毋庸置疑的。

他仗义执言,无非是因为眼里揉不得沙子,事实上,他从来都是个恩怨分明并且低调谦逊并且大方善良的好人。

33岁英年早逝的亚历山大大帝作为一代帝王,并不算是尽善尽美,他来不及安排身后事就撒手人寰。

但如今年事已高即将退役的潘德夫,却已然在培养未来能撑起北马其顿足坛的新栋梁了。年近不惑的他,作为足球运动员,已经是“下山的神”,但作为北马其顿足坛的帝王,他比亚历山大大帝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