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俄罗斯飞翼:愿以足球连接莫斯科河与珠江!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h-tk.com/,俄罗斯队

一个艳阳高照的午后,在莫斯科河畔的一家小咖啡馆,前曼联巨星安德烈·坎切尔斯基接受了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的独家专访。

49岁的坎切尔斯基身材高大、微微发胖,看上去和莫斯科满大街的普通俄罗斯大叔没什么两样。谁也想不到,他竟然是当年那个以百米跑10.83秒碾压英超后卫的俄罗斯飞翼,他与坎通纳、吉格斯、李·夏普、马克·休斯等人一起缔造了弗格森治下的曼联的第一个黄金时代。

在采访中,坎切尔斯基讲述了他的足球故事,也谈了自己对于曼联、俄罗斯足球、俄罗斯队和世界杯的真实看法。

坎切尔斯基的父亲是立陶宛人,母亲为乌克兰人,他是在乌克兰出生和长大的。身材高大、肌肉结实的坎切尔斯基其实最开始喜爱的运动并不是足球,而是体操。

之所以与足球结缘,是因为在中学时期,有一天在学校上体育课时,有一个人让坎切尔斯基和同学分组踢球,“那个人跟我和另外两个同学说,他是足球教练,想邀请我们到他那儿训练,还说我们有天分。”他说。就这样,坎切尔斯基踏上了足球之路,从此一发不可收。1988年,他进入乌克兰豪门基辅迪那摩,于1990年转会至另一家乌克兰劲旅顿涅茨克矿工队。

1990年的一个下午,坎切尔斯基接到了一个经纪人的电话,对方问他愿不愿意去英超曼联效力。“我当时才21岁,没怎么考虑就答应了。”

一个人让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那就是当时已执教曼联5年的弗格森。弗格森用65万英镑买下了名不见经传的坎切尔斯基。“刚去曼联时,一切都是陌生的。我的英语不好,被队友们捉弄,他们教我讲一些不好的词语,骗我说那是礼貌用语,让我在弗格森面前讲。”坎切尔斯基回忆,“幸亏弗格森知道这是队友的恶作剧,他并不在意,而且给了我很大的发挥空间。”

他认为,东欧球员在英格兰效力并不容易,“当时除了我,还有沙利莫夫、莫斯托沃伊、卡尔平、萨连科等人都能在欧洲联赛立足。能在曼联取得成功,这是很了不起的成就。后来,越来越多东欧球员去欧洲主流联赛效力,带去了不同的足球艺术和风格。”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乌克兰和立陶宛三家足协都来找坎切尔斯基,希望他加入各自的国家队,“我思考了很长时间,也咨询过弗格森的意见,最终决定加入俄罗斯队。”

坎切尔斯基分别代表独联体和俄罗斯参加了1992年和1996年两届欧洲杯,可惜没有参加1994年的世界杯,当时以沙利莫夫、坎切尔斯基为首的俄罗斯“海外军团”因为不满主帅萨迪林那一套老式的训练法,他们要求俄罗斯足协改善球员待遇、提高比赛奖金并换掉萨迪林。结果俄罗斯足协没有同意,并把坎切尔斯基开除出国家队。“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20多年,就让大家忘掉吧,当时还年轻,我们也许做错了什么。”年近半百的坎切尔斯基并不愿意回首那段不堪的往事。

1998年,俄罗斯队因为未能在预选赛出线强后的首届世界杯。没想到,俄罗斯队此后缺席多届世界杯。“非常遗憾我没能以球员身份为俄罗斯队出战世界杯,希望今后能以教练身份完成这个梦想吧!”他说。

坎切尔斯基和很多俄罗斯足球界的人士一样,对10年来俄罗斯超级联赛出现的畸形的“金元化”现象给予抨击。“就像一样东西本来只该卖2000元,现在有人开价五六千元,你肯定愿意卖给出高价的。”坎切尔斯基说,“俄罗斯联赛前些年就是这样,一些投资人乱开天价吸引外国球星来效力,也盲目提升了国内球员的薪水。有些年轻球员本来可以去国外锻炼提升水平的,但一看国内俱乐部开的高工资,他们就不愿意走了!”

坎切尔斯基也知道中超现在已经“接盘”俄超。“中国的联赛如果走俄罗斯前几年的路子,那很危险!你们必须知道,那些球员就是纯粹为了金钱而来,不会考虑你国家足球水平的提高。虽然职业球员赚大钱无可厚非,但不能严重违反市场规律!”

对于这次俄罗斯队晋级世界杯16强,坎切尔斯基认为努力和运气的成分都有。“小伙子们这次在家门口比赛压力很大,但他们的跑动能力很强,这点令人意外。当然我们要实事求是,我们的水平就在那里。对西班牙我只能希望有好结果。对于这支俄罗斯队的真正实力评价,我想淘汰赛之后大家更清楚。”他说。

至于目前俄罗斯队阵中能否涌现一个类似阿尔沙文那样的球员,坎切尔斯基坦承,暂时还看不出有这个迹象。虽然对俄罗斯队在世界杯的前景不乐观,但坎切尔斯基还是认为俄罗斯的东道主工作做得不错。“俄罗斯实在太大了,我们不可能满足所有人的愿望和要求。但世界杯在这片土地上举行得很顺利,全世界来这里的球迷都感到欢乐。这就是世界杯的魅力,俄罗斯人还是应该为此感到骄傲。”他说。

至于谁能夺冠,坎切尔斯基思考了一下后回答说:“这个问题不好预测,大家也看到,这届世界杯的强弱并不悬殊,德国队也回家了。相比之下,我还是看好巴西队,比利时和英格兰也不错。”

对于球员,坎切尔斯基表示:“梅西和C罗都很难,他们都是一个人带着一支队伍走,这次看来梅西的处境更艰难一些。内马尔要想成为最佳球员,还需要更多地为团队做贡献,牺牲一些自己带球的时间。至于最佳射手,我看好凯恩。”

在俄罗斯世界杯筹备和组织的过程中,坎切尔斯基获得了国际足联授予的俄罗斯世界杯推广大使的荣誉。去年开始,他在俄罗斯南部城市索契开始了足球青训的工作,他创办的“世界足球学院”包括足球、冰球、网球等球类的培训。

“我们设有自己的中央基地和球场,和感兴趣的学校签约,让学生在我们的球场进行训练。重要的是,我们能给初级水平的孩子们全新的起步内容。”坎切尔斯基说。他在索契的学院场地利用率很高,夏天是足球场,冬天变身冰球场。

坎切尔斯基表示,自己的足球学院除了训练技术,更重要的是训练孩子们的足球头脑,“我们让孩子们永远不要忘记对未来的追逐,因此在课程中计划每周一天进行跳棋和国际象棋训练赛。”他说,每个足球运动员都应该会下国际象棋,“不仅会下,而且要下得好,一个球员不会下国际象棋,那么他在球场上将无所事事,这绝对不是玩笑。”

目前,坎切尔斯基看好中国的足球市场乃至冬奥会,他也在抓紧开发中俄之间全方位的体育文化交流。“如果中国有地方想让我当足球教练,我很乐意前来尝试,冰球也可以!”坎切尔斯基笑着说。在采访尾声,坎切尔斯基送了一件有自己签名的世界杯官方T恤给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当得知广州和莫斯科一样,有美丽的珠江穿越,他憧憬地说:“如果有机会,我希望用足球连接莫斯科河和珠江!”

1969年1月出生于苏联乌克兰地区。1988年出道于乌克兰豪门基辅迪那摩,1990年转会至乌克兰劲旅顿涅茨克矿工队,在这里被曼联主帅弗格森看中。

1991年开始为曼联效力,期间代表曼联赢得两次联赛冠军和一次足总杯冠军,他代表曼联出场158场,攻入36球,达到了个人职业生涯的巅峰。

随后辗转去了埃弗顿、格拉斯哥流浪、弗洛伦萨、曼城、南安普顿、沙特阿尔希拉尔等队伍。